香港资料一波中特
 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>>宜春>>文化



“仰门”从此影杳然
——记我的“一日师”傅义先生

www.crpya.tw 【进入论坛
发布时间:2019-03-12  来源: 宜春新闻网

  在这个寒意瑟瑟的南国之晨,同事神色凝重地向我耳语:“傅义先生走了。”我闻之甚为错愕和意外。但照实说,我内心一时尚无太过浓重的悲情。三十余年的不见,先生的音容笑貌已经没那么真切、可感了。由此造成的时空阻隔感让我心海的波澜一时无法化为狂涛,我只是静静地浏览着朋友圈铺天盖地悼念先生的诗文,慢慢才感受到哀?#20174;?#20260;感之潮如巨浪般涌来。

  未曾料想,一位多年埋身书斋、深居简出,堪称“古董级”人物的老先生的去世能够引起外界如此反响。不光宜春本土众多网络交流媒体一齐发声,虔心吊唁先生,更有新余等外埠多家文化单位、网络媒体联袂发出倡议,期冀各地诗友化悲恸与哀思为文字,撰写悼念诗词,推出纪念专辑,意在以生者锥心之痛、泣泪之铭、?#24515;?#20043;笔祭拜亡灵。

  以近期颐之年驾鹤西去的先生精研古典文学,尤其擅长唐宋诗?#24050;?#31350;,且个人古体诗词创作成就斐然。因其学识超凡、著述丰富,先生曾在数十年前被原宜春师专推为该校“教授”第一人。其时,年方十九的我正在此间求学,得以在久慕盛名之下,一睹先生讲台风采。记得他给我们授课的那天,偌大的阶梯教室座无虚席。在大家的瞩目?#26657;?#19968;袭青衣、?#24853;?#24067;履、双鬓斑白,戴着一副铜边老花镜的先生缓步走上讲台。他给我们?#19981;?#23665;谷,讲他作诗最擅长的“点铁成金”,讲他笔法的奇崛瘦硬。虽然貌不惊人,出语?#20132;海?#20294;先生细致的考证态度、严谨的讲学风格以及清晰、饱满的课堂声腔仍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只可惜,那个学期,年届退休的先生只给我们开了唯一的一堂课。而且,此后我游学于师专校园,一直未能有缘再次面晤先生。

  先生毕生皓首穷经,可谓学富五车。据说他自从离开讲台后,仍未改变醉心古典诗学研究的初衷。由此他表现出惊人的意志力和创作的“第二春”,《郑谷诗集编年校注》?#23545;?#22235;家诗选注》《仰斋吟稿》等一批理论著述或诗歌作品集被相继推出。与此同时,先生还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培养与奖?#26149;?#23398;方面,他不计回馈,广收“门徒”,悉心?#20613;肌?#20256;授诗家之艺。尤其是近二十年来,先生以耄耋之身,为宜春诗词学会的成立、发?#21476;?#24515;沥血。他经常不顾年迈之躯,率众弟子外出新余等地讲学,与外地诗友唱和,鼓励、?#20613;?#38047;情国学的年轻诗词爱好者不断?#23454;?#21019;作高峰。迄今,经他悉心培养的古诗词后学遍及海内外,且不少“门徒”在创作方面获得可喜进步。数以千计的诗?#39318;?#32773;都?#19981;?#20197;“仰门弟?#21360;?#33258;居。每逢先生生?#20132;?#19968;些特殊日子,“仰门弟?#21360;?#20204;必定相约先生在宜春的寓所,或陪伴、照料先生,或帮助先生整理文稿,或与先生诗词酬唱。无课堂之缘,?#20174;?#24072;生之名,师徒切磋,其乐融融,让外人称羡有?#21360;?#23588;其可贵的是,先生对“弟子们”耳提面命,了无尊长之气盛,他惯于和颜悦色,?#21578;?#32780;谈,让人如坐春风。

  可由于种种原因,我师专毕业后,与先生交集甚少。只是在两年前加入本地一个诗词学会微信群时,才得以了解先生近些年的?#26216;觥?#24456;多时候,我都能看见群中上传的这类照片:鬓发全白、满口牙槽且行动不便的先生被年龄各异的?#20449;?#24351;子们簇拥于轮椅?#26657;?#25110;居家,或出行。照片中的先生一脸慈祥,笑靥如初。九十多个春秋的人生历练,任时光沉浮,先生一身仙风道骨,俨然超脱一切。名贤辈出、年老而志锐、德高而品逊、学丰而自谦若先生者,能有几人?

  我一度寻思在?#23454;?#30340;时候登门拜望先生,以续三十年前的师生之谊。为此一直跟人联络,静待良机。弹指光阴,想必先生仍能秉持初衷,扶?#26149;?#23398;,收我这等“知天命之人”为徒。

  可惜,我的迟笨之举让我再次错失聆听先生教诲的机会。我悔不能体悟:先生多病之身怎能长?#38376;?#20276;日月?高龄之艰焉能一直高吟生命的凯歌?先生不会等我,冥冥中他的归程已经预设,我?#23637;?#25104;了一名永远的迟到者!

  先生的生命时钟遽然停摆,同事说也算“?#37319;ァ?#20102;,我的心仍旧微微一痛。先生既殁,本地学界无不含悲忍泪,共诉哀思。

  逝者已矣,生者长哀,先生的生命序列最终定格在第九十七个春秋。高山仰止,先生身后必能留下一段令人仰望的千秋风景。

  古语云:一日为师,终身为?#28014;?#20808;生虽仅为我“一日师”,然其谦谦长者之风、谆谆育人之道必将令我辈?#24515;睢?#38125;记终生。

  (彭卫平)

编辑:谢美芳
关闭窗口
   相关文章 

宜春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 
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:宜春新闻网原创的所有文字、?#35745;?#21644;音视频稿件,版权均属宜春新闻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?#21360;?#36716;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:宜春日报、赣西晚报的文/图等稿件均为本网独家使用,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许可,不得从本网转载使用,违者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?#26149;?#19982;本网联系。
香港资料一波中特